当前位置:首页 > 老仙天地

唐尚父汾阳郭忠武王碑记

 来源于:本网   作者: 郭谦贤 发表时间:2018-03-21

 

       最近詳讀江西省吉安市遂川縣雩田鎮中洲村舊縣(昔龍泉舊邑)郭氏嘉會堂族譜,其中有一篇宋朝奉郎秘書省著作佐郎合署太原府觀察判官武騎尉王彰撰《大唐新修汾陽王廟碑序》與2014年2月26日郭江波等宗親所拓王彰撰《唐尚父汾陽郭忠武王碑記》之碑文內容相同。

                                                                                             台灣新竹 郭謙賢(老仙) 2018.3.17 

       汾阳忠武王祠遗址位于陕西省渭南市华县县城外东关,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北宋至和(1054—1056年)初。华县东关在唐、宋时,为华州城内东北角。相传这个地方为郭子仪平定周智光之乱时,周智光被擒之处。唐代宗大历二年(767年),郭子仪起兵讨伐割据同州(今陕西大荔县)、华州的同华节度使周智光。周智光部下迫于大军压境,在此处捉住周智光并将其斩首来献。后来华州百姓为怀念郭子仪,在周智光被擒处之侧,祭祀郭子仪。

       北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年),崔辅任华州知州。他上任后,发现郭子仪故乡没有郭子仪祠,却为唐朝叛臣韩建立祠,还有为韩建歌功颂德的石碑,崔辅念汾阳以叹曰:“忠义之晦而叛逆之昭也!”,“唐亡历五朝,距今未二百年,其绩业勋灼如此,民不知王之为华人也”。遂令毁去韩建画像及碑,于州城东关外大云桥(今太平桥)西侧,即唐时华州百姓祭祀郭子仪之处建起了郭子仪祠。祠院上殿有郭令公泥塑肖云,原有门坊,题曰“诚孚中外,威振华夷”。殿前立有全木结构牌坊,青砖雕刻盖顶,雄立驿道。祠建成后,崔辅上奏朝廷,得到宋仁宗的赞扬并予以批准。

        汾阳忠武王祠门外原建有郭子仪牌楼,牌坊中间额题“敕建唐汾阳王祠”,两侧额题“功盖天下”、“再造唐室”。大陆文革时祠、坊均被毁,1994年由旅居台湾的华县人郭振武宗亲慷慨捐资重建,修复的郭子仪牌楼移建于县城南,长20米,高13米,基本照原样而建,但比原牌楼更加壮观宏伟,现已成华县标志性建筑。

       崔辅以后的第四任华州知州赵刚上任,对崔辅的建祠之举深为敬佩,北宋嘉佑六年(1061年)请太原文人王彰撰写了《唐尚父汾阳郭忠武王碑记》,赵刚派人将其碑文楷书勒石,五月二十八日立于郭子仪祠院内。《唐尚父汾阳郭忠武王碑记》碑,现为陕西省华县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华县城东关--汾阳忠武王祠内,北宋王彰撰文,楷书。碑高2.75米,宽1.55米,厚0.36米,碑文43行。题为《唐尚父汾阳郭忠武王碑记》,碑文追叙了郭子仪的业绩,歌颂其功德,记述了郭子仪祠的建造过程。

       明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1556年1月)华州发生8级大地震时,郭子仪祠被毁,王彰撰文的石碑也断为两截,至明隆庆元年(1567年6月),将故碑之半裁割,仿宋碑重新镌刻,重刻王彰撰文。震后,祠堂得以修复。现此碑现存嵌在陕西省华县莲花寺镇东关---汾阳忠武王祠祠中残存墙壁上。

       2014年5月4日我在家中详读碑文,逐字辨识。对于碑文内容及断句如下: 

     《唐尚父汾陽郭忠武王碑記》碑文

       唐尚父汾陽郭忠武王碑記

       宋 王彰 撰

       王諱子儀,諡曰忠武,華州鄭縣人,刺史贈太保敬之子。體貌修偉,天將其傑,以武舉補左衛長吏,歷諸軍使。

       玄宗世當正觀治定之報,國家無事,開元末天下益以安富,上佚下愉。危亡之端,有言無然,肆于不疑。乾蘊坤奧,舋罅日露。

    十五年安祿山反,河南北兵大起,王自天德軍使、朔方節度右兵馬使,詔改衛尉卿、靈武守、朔方節度使,以本軍東討,取靜邊軍,斬其將周萬頃,蹙高秀岩于河曲,克雲中、馬邑,開東陘。加御史大夫。

    明年蔡希德陷常山郡,執顏杲卿,賊守河北郡縣。帥師下井陘,拔常山,破賊于九門。攻趙郡,生擒賊四千,皆捨之,斬偽太守郭獻璆,軍還。史思明以其徒踵我師,王以驍騎五百,更挑戰。至行唐,賊罷將遁,我師乘之,敗之於沙河。賊憤,益軍角逐。王堅壁晝守夕襲,以有餘待其弊,大蹂於嘉山,斬馘四萬,生擒獲甚眾。思明徒跣犇愽陵。河北十餘郡,斬賊守以迎王師。

      肅宗幸靈武,朝廷新立,王與李光弼全師赴行在,國威以振。加兵部尚書,同平章事,天下倚其師以為根本。討阿史那,定河曲。又明年破潼關,走崔乾祐入蒲津,奪陝郡永豐倉,潼陝以平。加司空,關內、河東副元帥。詔帥師趣(碑文誤植,應為“趨”)京師,與賊遇潏水之西,王師不利,合其眾保武功。乞降官為左僕射,從廣平王帥蕃漢兵十五萬,進收長安。回紇葉護領四千騎助討,王與修好。大戰于香積寺,北㑭回紇奇兵出其後,表裏以攻,賊潰,斬首六萬級,其守張通儒奔陝郡,收京師。嚴莊及通儒保陝東抗,復以大軍擊之,賊分兵絕歸路。回紇進殺之,馳其後,發十餘矢,其(可能碑文誤植,應為“黃”)埃中賊驚以敗。莊、通儒犇安慶緒,保相州。東都,三河郡邑皆平。加司徒,封代國公,食邑千戶。入朝,天子勞之曰:“雖吾家國,實卿再造。”

       乾元初北討,破賊河上,擒偽將安守忠,加中書令。詔以九節度之師,討安慶緒。自杏園渡河,圍衛州,賊悉眾來援。選射者三千伏壁,誡曰:“吾小却,賊進則登噪齊發。”將戰偽遁,賊乘及壘,聞鼓噪矢注如雨,因其駭,整眾以覆之,獲偽鄭王安慶和,收衛州,又敗賊于愁思罔(誤植,應為“岡”)。明年思明復陷魏州,王師遇賊于鄴南,大風冥晦,退保河陽,詔為東都、山南道副元帥。監軍魚朝恩忌功誣搆,召還京師。王惟㓂(寇,異體字)孽未殄息,忠義憤惋形寢食,幾不與賊俱生,三復用三止之。相次思明再陷河、洛,李光弼兵敗。河中、大原殺其帥。迺(同乃)起為河中、北庭兼澤潞節度,興平定國副元帥,封汾陽王,鎮絳州。擒河中賊,誅其魁,大原亦誅害帥者,河東諸鎮奉法。程元振定策立代宗,朝廷功高者惡之,以是罷副元帥,加實封七百戶。

       高暉導吐蕃入京畿,詔為關內副元帥,鎮咸陽。聞(有?)天子幸陝,遽還。從駕王獻忠叛,逼豐王已下投于賊,王扈送行在。有三千騎,竝(同並)南山得武關防兵及散卒。寇陷都邑,立宗室承宏為帝,署置百官。王以萬卒為前鋒,營韓公堆,用孫全緒(碑文漏字,應為“長孫全緒”)謀,遣王甫密入長安,結豪俠,齊擊鼓朱雀街,虜眾駭去。大軍紹(可能是碑文誤植,應為“續”)進,殺自署京兆尹王撫,京師復平,詔留守都邑。元振勸帝都洛避狄,代宗將然之。王論奏:“舊都控制,先帝宅之以有天下。周南地狹,勢不久安。”上省章,即至自陝郡,賜鐵券,圖形御閣。

   僕固懷恩頓軍汾州,掠并、汾諸邑。詔出鎮河中,懷恩走靈州。加守太尉,北道、河西通和蕃朔方招撫觀察使,堅辭太尉,不獲命,見上感泣,固讓,乃止不拜。懷恩引吐番、回紇、党項數十萬南下,京師震焉。詔出鎮奉天,賊至欲戰,眾請奮擊。止之曰:“客深入,其利速戰,戰則有勝負,當斬語戰者。”堅壁以待,竟不戰而退。入朝為尚書令,又讓不拜。

       番寇屢入蒲陝,宿師復鎮河中。永泰元年,懷恩將河西諸蕃三十餘萬寇京畿,有詔親征,分命李忠臣等,列屯畿輔;團丁,括馬,填諸門,民大恐懼,召王屯涇陽,師才萬人,虜騎合圍數重。王以李國臣、魏楚玉、陳逈(回?)光、朱元琮四面拒之,以甲騎二千出沒左右。虜問,報曰:“郭令公也!”回紇曰:“懷恩言天可汗棄四海,令公謝世,故從其來,懷恩欺我!”因㑭諭前好,曰:“令公誠存,安待而見之?”王且出,眾請無往,又請以鐵騎五百從,王曰:“吾眾十不當一,適足害也,至誠感神,吾無疑於虜。”即傳呼曰:“令公來。”虜眾持滿注矢,王以數十騎徐出,免胄勞之,皆捨兵以拜,曰:“吾父也!”王飲之酒,以羅錦贈諸長,驩(同歡)言如初。因戒以反棄吐蕃:“其羊馬長數百里,天贈不可失也!”眾許諾,謀洩,吐蕃夜犇,回紇追之,王軍踵其後,大破於靈武臺西原,斬首五萬,生擒萬人,畜產不可勝計。入朝加封二百戶。

       大曆初,華州周智光殺監軍,密詔治軍討之。且行,其將吏斬智光父子,傳首京師,吐蕃入涇州,移屯涇陽,虜退要擊於靈州,斬首二萬。復寇靈武,改鎮奉天,其將白元光敗之于靈武,兼邠寧節度,虜再入涇州,諭其偏師,大戡於潘原,俘斬萬計。還朝上封,論備蕃利害,忠讜深切,極箴補藥石中時之瘉,以老避位。德宗詔攝冢(同塚)宰,號“尚父”。加大尉、尚書令,增實封廪給踰等。

    王束帶治戎要,以武功顯。遭唐室震盪,夷狄內侮,大忠英略,得以設施。副肅宗收復兩都,定河北、禦西寇。迨事四帝,前後百戰,所向必尅,功勞位尊,赫烈之寵,崇至備極,天下繫望,以為依舊。每征伐入朝,百官班迎,天子御樓以待。事或非意,朝廷不安,其威震主矣。古賢傑有是,皆疑逼陷禍,盖不旋踵,王惟小心一節,操行愈厲,每進位加等,固讓三四,至於涕泣終辭而止。聞捍寇討亂,或讒間罷兵柄,詔至,命駕疾驅,喜動顏色。忠義寬厚,夷夏姦孽,式畏且慕。居而安樂,嚮而壽考,死而廟食,九德五福,非純賢不能以備,王實兼焉。臣道之盛,切於伊、呂,管、樂霸者之器,不足擬也。

       唐亡歷五朝,距今未二百年,其績業熏灼如此,民不知王之為華人也。

      至和初,崔君輔為郡守,行部閱韓建祀(同祠),又得其碑於驛庭,念汾陽以歎曰:“忠義之晦而叛逆之昭也!”亟毀建畫像及其碑,營尚父廟于州城之東北隅,俾工自河中圖其形,塑且肖之,書八子曜已下及其參佐將相於壁。廟成列奏,以待不先請之罪,且道:“王利澤加于民,其官品於聖朝法當祀。華,王之鄉邑,謹立廟郡下,以依神靈,以朂賢傑。”天子嘉而許焉。又磨建碑,欲著王勳德,及朝廷廟祀本末于石。事未竟,崔且代去。歷三政,碑未克立。今守趙君剛署事,謁廟下,賢崔君之舉,曰:“碑未立,其畀我乎?”明年,請文於太原,并道前守甞(同嘗)以書乞辭於京師居朝廷者。或未皇以然,因請願須前守之報。君請益篤,曰:“文至自京師者,并刻之何害?”乃從其請,又播王之功而得祀于今也。

    以詩顯之,其辭曰:

       唐在六世,崇極而圯,以玩易戎,如火斯熾。

       桓桓汾陽,惟國之綱,提師手銊,以剪亂常。

       定寇河北,立帝靈武,蒐兵而南,亦蕩群侮。

       曾不踰時,遂收二都,有家不忘,皇極之扶。

       孽臣遁綿,西連吐蕃,首尾屢入,以窺中原。

       世屯未夷,翳王驅馳,有折其謀,或蹂其師。

       四皇不寧,二紀征伐,我忠我勤,冀造大業。

       朝恩言言,元振翻翻,忌位罵功,以為王愆。

       王曾不怒,掩曠其度,誰評誰尤,益恭益固。

       武以戡亂,文以靖國,大師尚父,官爵乃極。

       已復而興,其功至難,盛滿則危,其處莫安。

       不危不難,惟王之完。有烈于民,其鬼不食。

       孰以廟祀,我朝之德。有嚴斯客,有覆斯宇。

       神其休止,豐我稷黍。業隆于唐,而祀於今。

       惟皇念功,其罔不欽。惟始惟廟,匪神伊教。

       允詩其功,來哲之告。

       嘉祐六年辛丑歲五月癸未朔二十八日庚戌建。

       右汾陽王郭公碑,乃宋至和初,崔君輔為郡守,時行部閱韓建祠有感而建。汾陽王廟且磨韓建碑以抑叛逆,而即碑以著王勳德,乃所以崇忠義也。比崔君且代去至後守趙君剛,時始徵王公彰撰辭,以成巍廟豐碑之大觀,蓋宋嘉祐辛丑之夏。云嘉靖乙卯冬,關中地震,碑折,其半仆于宮牆之側,越十有二載。

       我藩伯蜀泰溪甘翁入賀於上,道經王廟瞻謁之餘,憫王勳德非常,又視郡守晉上李侯治郡清暇,乃命裁割故碑表著前撰,以備懿事,且碑陰複存甘翁伯父曰:九山尚書翁遺詩皆世所珍眡者。李侯慨然命郡之學正游騘督同生徒吳元清、張士遇校正,書丹重刻之以襄。

       藩伯甘翁表揚忠義之美意,又啟迪萬世士君子,上嘉忠義之景瞻,不可以不附識之也。

       時隆慶元年夏六月吉日, 後學張光孝跋。

       碑文注釋:

       王彰:宋朝奉郎秘書省著作佐郎合署太原府觀察判官武騎尉

       崔輔:北宋仁宗至和元年(西元1054年),崔輔任華州知州。

       韓建:唐朝末年的鎮國節度使兼華州刺史,轄同州、華州,割據一方,對抗朝廷。他曾挾持唐昭宗到華州達兩年之久,陰謀挾天子以令諸侯。韓建後降於大軍閥朱,韓建投降後改任韓建為為許州節度使,朱溫篡唐建立後樑王朝後又改任佑國軍節度使、京兆尹。天佑三年,改青州節度使。乾化二年六月,後樑朝廷內亂,人心動搖,韓建手下大將張厚作亂,將韓建殺於衙署,時年五十八。

       嘉祐六年:即西元1061年。嘉祐(1056年9月—1063年)是宋仁宗的第九個和最後一個年號,北宋使用這個年號一共八年。蘇洵有同名著作《嘉祐集》。

       藩伯:布政使 。明 沉德符 《野獲編補遺·土司·土教官》:“邢部都給事中 楊宏升陝西左布政使。宏,西安 人,疏辭不允。則土人任本處藩伯。”

       甘翁:甘為霖,字公望,敬修孫。明朝工部尚書。字公望。四川富縣人,嘉靖二年二甲第三十八名,官少保、工部尚書。嘉靖癸未進士,孝友篤至,所學淵深。 曆華州澧州牧 ,入刑部員外、 工部尚書 劉公宣特薦改工部郎中, 尋升太僕寺少卿、 工部左侍郎 ,進尚書加少保兼太子太保 。公廉自矢權貴莫能撓。

       李侯:明隆慶年間,華州知州李可久。 

       學正:文官官職名。宋國子監置學正與學錄,掌執行學規,考校訓導。元除國子監外,禮部及行省、宣衛司任命的路、州、縣學官亦稱學正。明、清國子監沿置。明學正秩正九品。

       生徒:中國唐代的科舉制度中,常科的考生一般有兩個來源,一個是生徒,另一個是鄉貢。由京師國子監、弘文館、崇文館和各地方州縣學館出身,通過學校的選拔考試合格後,由學校局舉薦到尚書省參加各科考試,稱作生徒。 

       隆慶元年:隆慶(西元1567年-1572年)是明穆宗朱載垕的年號,明朝使用隆慶這個年號一共6年。隆慶年間,明朝採取一系列新政,重振國威,史稱隆慶新政。

       後學:後進的學者或讀書人(常用做謙辭)。孔子亦言:“先進於禮樂野人,後進于禮樂君子也”。

       張光孝:明朝華州故縣裡(今杏林鎮故縣村及其附近一帶)人,字惟訓,號左華山人,《華州志》的編撰者。張光孝出身子書香門第,嘉靖二十五年(1546)以第二名舉人,授河南西華縣知縣。西華縣城為土城,遇水災宜毀,且修而複頹,百姓為之苦擾。張光孝改修為磚城,減輕了水患。西華縣有一姓王的讀書人,被誣告成罪。張光孝竭力為其辨冤,使此案得以平反,但他卻因此受到上司忌嫉。按察使傅霖與人談論文章,常顯示自己的作品,唯獨張光孝不作阿諛之詞,引起傅霖怨恨。以後,張光孝終因得罪上司而被藉故罷職。歸鄉後,他絕意仕途,潛心著述。張光孝一生著作頗豐,計有《華州志》、《大河志》、《三邊人物列傳》、《理學名臣傳》、《左華文集》等。這些著作中,他精心結撰之作,最膾炙人口的是《華州志》。

 


 

 

 

上一篇:郭敬之廟碑原文與繁體字對照      下一篇:台灣新竹郭氏汾陽堂戊戌年清明祭祖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